第04:苌弘广场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20年02月21日 星期五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隔离区里的腊梅花
  □ 王平中

  从1月24日(大年三十)起,在电视上陆续看到许多防控新冠肺炎疫情的事迹报道,那些医护人员不畏病毒、不惧生死、舍小家为大家的事迹深深地感动着我,我恨不得立即到现场去采访。迟迟没有得到采访任务,整天猫在家中,我不由得心急火燎。2月2日,终于接到通知,去采访资阳市第一人民医院感染性疾病科隔离区的医护人员,堵在我心里的郁气顿时释放。

  市第一人民医院隔离区设在第三住院楼,当时收治有2名确诊病人、9名留观疑似病人,有49名医护人员。2月3日至4日两天时间里,近距离拍摄了医护人员穿着防护服,戴着护目镜,去查房问诊,给患者送饭送水、打针喂药、安抚情绪等场景。他们冒着被感染的危险,24小时轮流守护在患者身旁。他们每天工作之余,同病人一样,被隔离在狭小的空间里,同事之间不能相互串门,只能忍受着孤独。特别是那些女医护人员,更是承受着常人无法承受的心理压力。我同她们交谈时,她们戴着口罩,看不到她们的面部表情,但她们眼里有着对家中亲人的无限思念和牵挂,有着刚进负压病房时的忐忑,有着治愈患者后的喜悦,更有着战胜疫情的信心。我用手中的笔记录下了她们那些感人的故事——

  王美容,医院感染性疾病科的护士长,巴中人。由于工作的特殊性,她已经10年未曾回家过年了。今年春节,父母很早就打电话让她回家过年,盼望之情溢于言表。她答应了父母,并买好了从成都到巴中的机票。可突发的疫情打乱了她回家的计划。

  从1月19号开始,医院时刻处于战备状态——储备防护物资、启动应急预案、演练负压病房流程……在全院备战中,感染性疾病科是打赢病毒歼灭战的“尖刀班”,在这里,他们将直面病毒感染者。

  1月24日晚上10时,王美容下班回家准备吃年夜饭,途中手机突然响起:“美容,马上要收一名疑似患者,立即赶到负压病房,全部人员马上到位!”她只有默默地看了一眼家的方向,回头赶往负压病房,穿好防护用品准备接收病人。从这天接收到疑似患者起,她已经没有了时间概念,隔离区没有白天黑夜,只有病情与守护。

  两天前,王美容突然咳嗽得非常厉害,有些担心自己是否被感染。后来做了胸部CT,并无异常,只是由于工作时说话过多,加上近段时间没有休息好而诱发急性咽喉炎。

  有位朋友发微信问她:“如果被感染了,你怕吗?”她回复:“我不知道。我从未想过怕或是不怕。”

  王美容在日记中写道:“从穿上白衣的那一刻起,我就是一名战士,与病魔抗争的战士。战士必定属于战场。在战场上,我没有流过泪,但当我看见单位同事们的请战书源源不断地上交时,我哭了。哭,因为骄傲,哭,因为荣耀。我为我们的行业骄傲,我为我们的战斗而感到荣耀。”

  毕煜玲是医院呼吸内科的一名医生,这次抽调到感染性疾病科负压病区医疗组。1月25日凌晨5点,她突然接到电话:“煜玲,你半小时内赶到感染病房。”她知道,资阳的抗疫战斗已经打响了。

  来到医院的第三住院大楼,看到大楼前已经拉上了警戒线,毕煜玲知道这里已是战场。她戴好口罩、帽子,穿上工作服走进了隔离区,消毒水的味道让她仿佛闻到了一股硝烟味。这一刻,毕煜玲真正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紧张,前段时间还觉得是“纸上谈兵”的病毒,突然就在眼前了。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但一想到自己的职责和使命,毕煜玲便鼓起了勇气,开始有条不紊地为患者诊治。

  穿上笨重的防护服,戴上眼罩、防护面罩,时间久了汗水湿了衣服,眼罩也模糊了。平时几分钟的操作,现在要多花几倍的时间才能完成。毕煜玲每次要在病房内呆6个小时,取下帽子、口罩、眼罩时,脸上留下了深深的印痕。有时候实在太困了,坐在办公室椅子上就睡着了。

  毕煜玲说,如果问我现在最大的愿望是什么?我一定会回答道:“早日打赢这场战争,早日回家。”回家在以前是多么简单的一件事,可现在回家成了她们所有人最大的愿望。家永远是她们最大的牵挂。记得10多天前,她临走时告诉自己10岁的女儿,为了抗击新冠肺炎病毒,妈妈可能要离开家一个月。平时开朗乐观爱笑的女儿,突然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她哭着反复问:“妈妈,你为什么要做医生,是不是必须去啊?”毕煜玲忍住眼泪告诉孩子:“如果你的付出和努力能够帮助到别人,你会是快乐的。医生的职责就是帮助别人减轻痛苦。”女儿似懂非懂地点点头。10天来,孩子常给她打电话,每次都会问:“妈妈,你什么时候回来啊?”她握着电话,久久不能回答。

  毕煜玲在日记中写道:“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乌云遮不住升起的太阳,疫情挡不住春天的来临,我们肩负着医务人员的使命和职责,心怀坚定必胜的信念——早日打赢这场战争,我们早日回家。”

  刘敏是医院消化内科护理组长,这次被抽调到感染性疾病科隔离病区护理组。她5岁的女儿,刚做完舌腺囊肿术一周。此前都是由她每天给女儿检查术后情况,由于工作繁忙,打算春节后再带她去复查。1月25日早晨6点10分,刘敏接到医院紧急通知,来不及抱抱熟睡的女儿,也来不及告诉父母,便匆忙赶到医院加入抗疫第一线。

  1月26日凌晨,刘敏第一次在负压病房值班,近距离接触病患时,紧张到有点儿小腹泻。好在有同事搭档值班,互相照应着,她顺利度过第一晚。第二天早晨7点半,“全副武装”的刘敏进入病房后心跳一直处于加速度状态,她去为1号病房的病人采血时手都在颤抖,感觉呼吸困难,全身冒汗,后背全部浸湿了。到2号病房为患者雾化时,刘敏感觉病人比较友好,简单交流几句后,心情才稍稍放松了一些。她完成当班工作从负压病房出来时已面目全非,额头勒痕斑斑,脱掉那身“武装”后才感到呼吸顺畅。

  我同刘敏交谈时,她突然哭了。我问她是在负压病房里工作压力大吗?她说:“刚开始去时,病人不配合,现在好多了,两位确诊患者情绪与病情相对稳定,非常配合自己监测体温、吃药等,最先的恐惧感就没有了。就是十分挂念女儿的病情。”随即她抹掉眼角的泪水,坚定地说:“我会坚持下去的,一定会等到战胜疫情才出去。”

  杨翼是医院肾病内科护士,1月24日深夜,她接到紧急命令,立刻支援前线,分到感染性疾病科负压病区护理组。临行前,她没有惊醒睡梦中的女儿,默默走进了茫茫的夜色。在隔离病房里,她利用空闲时间给女儿写了一封信。信中说:妈妈已经走了5天了,不知你过得好不好?妈妈好想你!虽然你只有1岁半,还看不懂我这封信,但我想对你说,作为护士的妈妈,最对不起的就是你了。从你出生到现在,我们离多聚少。多少个夜晚,我狠心地把哭泣的你留给外婆。多少次面对发高烧的你,我只能说:“孩子要坚强!还有更多的病人在等着我。”5天前的夜里,你已熟睡,站在你的身边,我只有把你那甜甜的样子记在心里。孩子,这次离开你不知会分开多长时间。一个月?半年?或许更久?妈妈多想陪伴你每一天、每一刻,看着你一点点长大。但妈妈是一名护士呀!妈妈必须去救助那些需要妈妈帮助的患者们……

  在隔离病区,像这样的故事有很多很多。也许她们的事迹很平凡,有的人刚进入隔离病区还有些紧张,甚至恐惧,但她们坚持下来了,而且还要继续坚守下去,直到打赢防控新型冠状病毒这场战役。她们心中有着一个共同的信念:我们选择了这个职业,这就是我们的职责和使命!当祖国这个“大家”需要我们的时候,我们会毫不犹豫冲锋在前,绝不退缩。

  走出医院第三住院楼,突然看到楼下的一株株腊梅开花了,一朵朵鹅黄的花朵挂满枝头,散发出沁人心脾的清香,这些腊梅花恰如楼上那些战斗在防控疫情第一线的医护人员,她们用坚持和坚韧护佑着生命之花绚烂绽放。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综合
   第03版:综合
   第04版:苌弘广场
资阳文艺为抗疫助力
退役武士在丘陵前行遇春暖花开
等待
隔离区里的腊梅花
抗疫之战
资阳日报苌弘广场04隔离区里的腊梅花 2020-02-21 2 2020年02月21日 星期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