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苌弘广场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20年04月03日 星期五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窗外沱江 烟雨蒙蒙
  □ 梁才

  凌晨三点,细雨敲窗,春雨声中醒来,开始一天的劳作。开启电脑,拉开窗帘,书斋外沱江烟雨蒙蒙。是的,滨江路堤灯光依然璀璨,映照着沱江,使她粼粼的波光恍如少女脸庞,泛起红晕,更如眼神,脉脉含情。静静流淌的江水,让我心潮起伏,久久不能平静。

  多少年,多少次,我曾凝神眺望窗外的沱江,她曾让我心旌摇荡,文思泉涌;也曾让我默默无语,黯然神伤。而此刻,面对沱江,我的心中充满惆怅。抗疫的日子是灰色的,四十余天里,沱江特大桥上难以再见飞驰的高铁列车,资阳北站静静伫立江边。曾经车水马龙,让人激动万分的画面仿佛定了格,生活按下了暂停键。唯有沱江绵绵不绝,向着长江,向着大海,奔流不舍昼夜。

  沱江水必定流经九省通衢的地方,她的名字叫武汉。我知道,有无数沱江儿女奋战在方舱医院,有凝聚着沱江人民爱心的物资运行在路上。一如沱江之水,虽如涓涓细流,但终将汇聚磅礴的力量。沱江水哦,请你带去川中丘陵的问候和祝福,江流归大海,毒魔终将去;江之上,人无恙!

  窗外沱江,烟雨蒙蒙。但这只是你的一个瞬间,是这个春天里阳光灿烂的前奏,是花开两岸,草长莺飞的序曲。

  我要告诉武汉,沱江是巴蜀文脉最优美的一条曲线。1951年修建成渝铁路时,资阳有了震惊世界的发现。时任中共中央西南局第一书记的邓小平派专人将出土的头盖骨化石送往北京,由著名古脊椎动物专家、北京人头盖骨发现者裴文中教授进行了长达6年的研究,由此,便有了声名远扬的“资阳人”。更因如此,资阳亦称蜀人原乡。从古人类、古遗址到古文化,沱江书写着传奇,展现着她的文化魅力,改变并充实了中国文化版图的轮廓。

  我要告诉中国,沱江串起了甜、咸、辣、香,称为中国最有滋味的河流。在资阳,她孕育的不仅仅是香飘四海的临江寺豆瓣、沉醉六百一十年的两节山老酒,更有川剧“资阳河”流派,还有三贤四杰,和众多仁人志士、风流俊杰。这些物质的和人文的留存皆成文化遗产,与内江的糖,自贡的盐和辣,泸州的酒一道,汇成了天府文化的独特符号。“歌从雍门学,酒是蜀城烧”,沱江是一条甜蜜的江,更是如歌如醉的河流。

  我要告诉世界,沱江是一条诗意的江。她虽无黄河的豪迈,长江的壮丽,却有多姿的婉约,风情万种。曾几何时,“城下江流金雁水,金雁来留故名江”是对资阳主城雁江的生动写照。千百年的渔歌唱晚,增加的是原生态的韵味。

  沱江就这么成为资阳人永远无法抺去的记忆,她像血液一样维系了我们的生命,更是我们强大的精神支撑。进入21世纪,沱江以她的婀娜多姿,演绎着一个拥江发展的大城故事,在城市化进程中再一次担当了大任。无论九曲河整治还是毗河引水,一个又一个项目都在围绕着这条江,拓展她的外延,增强她的内涵。尽管,船工的号子早已不再,大雁矫健的身影已成为几代人的记忆;沱江仍以流光溢彩的身躯,履行着她作为成资同城化发展和成渝双城经济圈建设的交通航道的使命。

  今天,一条江以她的细流充盈了长江的丰满;一个民族以顽强的意志抵抗着一场灾难,呼吸与共,血脉相连。

  窗外沱江,烟雨蒙蒙。沱江连着长江,我心系着武汉,让江水冲走污垢,荡尽尘埃,还我河清海晏。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要闻
   第03版:综合
   第04版:苌弘广场
窗外沱江 烟雨蒙蒙
忆父亲
攀栏青青葵
春在春的门口呼唤
家乡的客运站
公益广告
资阳日报苌弘广场04窗外沱江 烟雨蒙蒙 2020-04-03 2 2020年04月03日 星期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