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苌弘广场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20年08月14日 星期五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骑手的梦想
  □ 沛然

  骑手莫小侠像骑了一匹白马驰骋在娇子大道,他喜欢骑手这个称号,比快递小哥的昵称好听多了。

  “白马”是他的坐骑,一辆白色的雅马哈赛鹰摩托车,刚刚买下来。莫小侠借的是买电瓶车的钱,老板娘说电瓶车跑一会儿就没电,这车9千块钱,贵是贵一点,但后期维护少,加满一箱油5升,跑两三百公里顺顺溜溜的。莫小侠捣鼓捣鼓摩托,羞涩地摇摇头。

  老板娘看出了莫小侠心思,爽快地说,“我们家孩子也有你这么大,还在玩游戏呐,你就知道挣钱养家了,你爸妈真有福气,留个身份证复印件和电话号码,分期付款,不要利息。”

  莫小侠有些犹豫,老板娘那么一分析,电瓶车跑快递还真是不行,“阿姨,你不怕我逃跑?”

  “你这么懂事的孩子,放心,咋不放心呐。”老板娘说着把钥匙给了莫小侠,“这车好,得防小偷,再送你一把锁,狗王牌的,拼多多上买也要好几十。”

  莫小侠朝老板娘鞠了个九十度的躬,刚踏上社会就得到陌生人如此的信任,他感动得想流泪。

  “加油干,早点还清。”他想,到时把利息也给了,给阿姨一个惊喜。

  出门时老板娘细心地提醒莫小侠任何时候都要戴头盔,免得家人担心。

  那还用说,莫小侠绝对会做好安全防护,不让妈妈担心。莫小侠家在农村,家里四兄妹,他是老大。父亲去世得早,妈妈为了他们兄妹没有再嫁。

  莫小侠职中毕业,马上找了快递的工作,他已经盘算好,第一个月工资,一半还买车的钱,然后给妈妈买两套棉绸的衣服,妈妈总是捡妹妹们的衣服,一个补丁重一个补丁。

  本来莫小侠家是符合贫困户条件的,妈妈把申请都交了,莫小侠坚决不同意,把公示一把撕了。“妈,我来养你和弟弟妹妹,我从小的学费和生活费都是政府出的,别再给国家添麻烦了。”莫小侠说。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莫小侠说到做到,虽然身材瘦小一点,但送送快递是没问题的。莫小侠算了算账,一单一块五到三元,一天几十单,一个月可以挣几千,在资州这个城市算很不错的。

  虽然累,但是莫小侠高兴。

  以前,走在偌大的城市,他心里总是想,为什么那些人能在城里有房子,他就不能呢?现在,他看到了希望,而且希望触手可及。像那样做下去,总有一天,他会买上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然后把劳累了一辈子的妈妈接到城里享福,再供弟弟妹妹上大学。

  梦想像一粒种子在莫小侠心底生根发芽,不管是炙热的荒漠还是坚硬的岩层,那粒沉睡的种子苏醒了,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它的生长。

  手机“滴滴滴”的声音是美妙的音乐,莫小侠喜欢客户下单这个声音,就像喜欢他的坐骑一样。接单虽然愉快,但是如果客户不满意,打一个差评,一天的收入就没了;要是被投诉,一个月的绩效也会被扣光。莫小侠小心翼翼的对每一个客户堆满笑脸,有时稍微晚一点送到,他会不停鞠躬表示歉意,直到人家说没事没事。

  资州正在创建文明城市,不准乱停乱放,这点莫小侠是知道的。那天莫小侠送一桶矿泉水到万达小区30楼,想到也就几分钟的活,莫小侠看到周围没有“穿制服的”,就把车放在了广场的路边。

  谁知那天电梯居然停电,莫小侠一时手足无措,打电话给客户,客户是个老奶奶。老奶奶说可恶的私人公司又不送水了,家里连煮饭的水也没有,请一定送上来,她愿意加钱。

  送上去至少需要十多分钟,莫小侠犹豫了好一会儿。莫小侠想起了妈妈,要是哪天妈妈住在高楼上没有水喝,人家又不送,咋办?莫小侠一咬牙,扛起矿泉水直往楼上冲,20公斤一桶的水累得莫小侠像大热天喘气的狗,歇了好几回,终于爬到30楼。老奶奶早就等在门外,千恩万谢,拿了十块钱和一个大红苹果往莫小侠手里塞。

  莫小侠说,我们不能收现钱。

  “那吃苹果,甜的。”老奶奶把苹果塞在莫小侠手里。

  莫小侠鞠了个躬,转身往楼下跑。

  跑到停车的地方,莫小侠傻了眼,左看右看,不见了他的车。他问旁边的人,都摇头。莫小侠像只苍蝇在公路上乱窜,又跑到附近的角落寻找。

  车被偷了,莫小侠急得眼泪汪汪,那么多人,为什么没有人出来制止,为什么没有见义勇为的人。要是莫小侠看见小偷,他一定毫不犹豫地冲上去。可是,他的车掉了,无声无息,像石头扔进河里。

  看着刚接的单,莫小侠蹲在地上哇哇大哭。在万达金街,撸串的、嗨歌的、喝闲茶的、吃火锅馄饨干锅美蛙鱼头的,忽然看见一个黑瘦小伙子蹲在地上嚎啕大哭,哭得声嘶力竭,捶胸顿足,仰天长叹,“目中无人”。

  一个路人惊奇地发现地上的瓷砖居然被抠起一块,莫小侠的手指鲜血淋漓。没有谁能理解此时莫小侠的心情:差评,还钱,买房,接妈妈进城,弟弟妹妹上大学……

  他忽然觉得梦想像个肥皂泡一瞬间就破了!

  莫小侠正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下单的客户打电话问怎么还没有送到。莫小侠说车被偷了,客户说你车被偷了关我什么事,必须把东西送到。莫小侠一时心急,冲口而出,“我确实走不动了。”

  客户当场说要投诉,莫小侠说你投诉吧。说完莫小侠又是大哭,哭累了,莫小侠垂头丧气地坐在大理石砌的花台上,他开始后悔怎么不把车放在有人管理的地方,为什么要去省一块钱!

  华灯初上,月光如水。

  莫小侠擦干泪,小声哼着歌。

  喧闹的金街啊

  孤单的人

  默默任由冷风吹

  深夜总是独自徘徊

  我多想有人陪

  痛痛快快醉一回

  可是除了满身疲惫

  我身无分文

  那些花天酒地的人啊

  可知道我这样的人生

  ……

  莫小侠躺在花台上迷迷糊糊睡了一夜,身上裸露的地方全是红红的疙瘩。清晨,昏沉沉的他被一阵清脆的铃声惊醒,“又是催命的单子,可惜,我要改行了。”他想。

  “请问,你是莫小侠先生吗?”电话里传来一个女性的声音。

  “别烦我好不好,我的车被偷了,我不做快递了,你去投诉吧!”莫小侠一提到车又是眼泪汪汪。

  “是这样的,莫先生,昨天你的车没有按规定停放,我们把它拖到了集中停放点,请你有时间带上身份证过来领,但是,要写一份认错书,创建文明城市,需要我们共同努力!”

  莫小侠放下电话,泪水又唰地流了出来。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要闻
   第03版:民生
   第04版:苌弘广场
万斤沟村的水田一片连着一片
骑手的梦想
田野课堂
风雨过湖
对父亲保密的事
资阳日报苌弘广场04骑手的梦想 2020-08-14 2 2020年08月14日 星期五